第196章 茶楼信11_在生存游戏里无限复活
笔趣阁 > 在生存游戏里无限复活 > 第196章 茶楼信1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6章 茶楼信11

  第196章茶楼信

  毕竟在大家的心里,刘老板真的是一个顶顶好的人,不是装出来的伪善。

  稍微犹豫一下,楼世明又问,“苏小姐,刘老板真的是坏人吗?”

  虽然种种的迹象都指向刘追不是个好人,但是楼世明就是没法相信。

  苏曼看了他一眼,自然能看出他在想什么,她道:“好人坏人这种东西,是个人的看法,你眼中的绝世好人可能是别人眼中的绝世烂人.嗯,哪怕是坏人也是有人会共情的,所以,就遵照你内心的想法就是了,你觉得他是好人,你就觉得他好,我反正也不会说你什么。”

  “苏小姐,你好像有点阴阳怪气,与坏人共情的人,你是说我吗?”苏曼脸上的表情并不丰富,楼世明真的没有办法看出苏曼真实想法到底是什么。

  苏曼瞥他一眼,“不是,你的错觉。没有证据的时候,我一般不给人定死罪。”

  再说了,刘追是不是坏人也不妨碍她什么,反正她是得调查到底的,好人坏人到时候自然见分晓。

  苏曼进到茶馆里面,第一时间就去找了茶馆的工作人员。

  她指了指二楼窗户的位置,那是唯一一个能够清晰看到窗外景象的位置。

  “刚才谁在那里看外面的热闹?”

  工作人员压低了声音,“小娇。”

  “她什么时候在那看的?看的时间久吗?有什么表情变化吗?”苏曼又问。

  工作人员声音压的更低了,像是做贼一样,“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就在那看着,从头看到尾,后来救护车来了,她就上楼了。”

  苏曼点点头,思考两秒,她又问,“小娇出过车祸吗?”

  这一问,在场的工作人员反倒是犹豫了起来。

  “应该没有吧。”

  “好像是没有,我来也有五六年了,小娇好像从来都没有生病过。”

  “是啊,她好像从来都没有生病是不是?”

  “我也不记得了,她有生病过吗?”

  “小娇好像一直都挺健康的。”

  几个工作人员你一言我一语,但是回答的都是可能,大概,好像,疑问,记忆十分模糊。

  “那刘追刘老板呢?”问一个人可能是有误差,多问几个人,或许会得到不同的答案。

  可是最后大家都摇头,“刘老板不开车的。”

  “刘老板有恐慌症,不能开车,这是新闻都报道了的。”

  他们的答案和楼世明给的答案相差无几。

  苏曼的手指在窗台上点了点,又问,“那你们觉得刘追会犯罪的几率有多大?”

  她这问题一出,大家都笑了,“刘老板不可能犯罪的,他都那么有钱了,要什么有什么?还犯罪做什么?”

  “就是,盯着刘老板的眼睛可不止一双两双,刘老板根本就不可能做犯罪的事情!”

  “我犯罪的几率都比刘老板大。”

  在他们的嘴里,刘追就是一个无比完美的人。

  从那些工作人员的手里也没问出什么特别有用的话,苏曼下去一楼,想再看看有没有其他的顾客能下手。

  不过顾客她还没有注意到,倒是让她看到了举止奇怪的楼世明。

  楼世明拿着一摞黄纸匆匆的出门,然后在街口的位置烧了起来,无比的认真,从苏曼跟前过去,他都没发现苏曼。

  “楼老板?做什么呢?”苏曼追出去看了两秒钟,听着楼世明嘴里还念念有词,出声问了一句。

  楼世明正专心着,听到她的声音,吓的惨叫一声向后仰倒,表情都吓的扭曲了。

  不过在看到来人是苏曼之后,他又松了一口气,后怕的拍拍自己的胸膛,语重心长道:“苏小姐,人吓人真的能吓死人。”

  “人都说不做亏心事,不怕*敲门。”苏曼凑上前,拿过楼世明手里的小棍在那堆烧过的纸里面扒了扒,就是些正常的黄纸。

  “哎呦,苏小姐,可不兴这样!”楼世明看着她这样子,立马把小棍拿了去,嘴里还念叨有词,“不知者不怪,不知者不怪。”

  念完了之后,才吁了一口气给苏曼解释,“这里不是刚出了事故吗?我来念叨念叨。”

  顿了两秒,他又着急的找补,“我不是那样的封建人,但是这是从我的父辈流传下来的规矩,规矩不能坏。”

  他爸爸当年把这店铺交给他的时候,就说过,一旦这里有事故,就要来这里念叨念叨,让大家都放心的离开,不要在这里作怪。

  当然后面这些,他是不好意思在苏曼的面前说的,怕苏曼笑话,毕竟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怎么信这些。

  “流传下来的?楼老板是什么时候从你父亲手里接过这茶楼的?”

  “五年前。”楼老板斩钉截铁道。

  “五年前?我记得你和我说过,你说小娇是从小在这里长大的。”苏曼很清晰的记得,有一次和楼世明闲聊两句,听他这样说过。

  “小娇的确是从小在这里长大的!”楼世明再次点头。

  “那你那个时候是和你父亲住在一起,一起打点这个茶楼?”苏曼又问。

  “不是,我父亲自己管理这个茶楼,我和小娇在家住。”楼世明道。

  “可你说小娇从小就在这里住着。”楼世明的话里有明显的漏洞。

  “对,小娇一直在这里住着。”楼世明又肯定的重复了一句,不过紧接着,他自己也意识到了不对,“是啊,小娇要是一直在这里住着,那怎么能和我一起住在家里呢?”

  “可小娇的确一直在这里长大,可她也的确和我住在一起?怎么回事呢?”楼老板喃喃自语两声,但紧接着,下一秒,就没声了,突兀的像是突然死机了一样。

  苏曼看向他。

  他蹲在那里低着脑袋背对着她,她叫他名字,他也没有反应。

  她绕过去,用手指抬起楼老板的下巴,楼老板依旧没有什么反应,只有两只眼睛无神空洞,像是木偶人一样。

  “楼世明?”苏曼又喊了他一声。

  楼世明猛地大喘了一口气,眼里才恢复了神采,“啊?啊?怎么了?对了,刚才说到哪里了?对,这可是我父辈留下来的规矩,不能坏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wp-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wp-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