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向阳花开9_在生存游戏里无限复活
笔趣阁 > 在生存游戏里无限复活 > 第372章 向阳花开9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72章 向阳花开9

  第372章向阳花开

  “嗯这个的可能性就太多了,也或许是她自导自演,也或许是那个宁姝根本没想她死,再或者,这件事根本就不是宁姝做的,只是这些人心里有鬼。”

  苏曼中肯的给了几个猜测。

  事情发展似乎又走进了死胡同。

  这个时候,巍然接到了同事的电话。

  “嗯,嗯,好,我知道了,你们继续调查。”巍然听了电话应了两声,眉头皱的更紧了。

  挂断电话,他和苏曼道:“现场的同事已经找到她说的那个香水了,只是一瓶普通的廉价香水,那个香水品牌只一年就倒闭了,在五年前。”

  又是五年前,也难怪吴彩霞会说是宁姝回来了。

  不过这个香水代表着什么?

  “这个香水用过了?”苏曼问。

  “用了不多。”

  巍然的手机响了一声,收到了那香水的照片,他拿给苏曼看了一眼。

  的确是用了不多,要是再算上可能蒸发的,那也还很满。

  可只是这些,也并不能说明什么,他们还需要其他的线索。

  正想着这其他的线索,这线索就来了。

  巍然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是孙健醒了!

  “孙健,我们是警察,来找你是想要和你聊一下你车祸的这件事。”巍然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身份,孙健躺在病床上虽然睁开了眼睛,但是两只眼睛无神,不知道聚焦在哪里。

  在身后,他的老婆哽咽着让他配合:“孙健,你好好的和警察同志说说,你那么好的人我真的想不通是谁这么大的仇怨.”

  从头到尾,孙健都没有任何反应,如果不是他的眼睛在眨,就好像他还没有醒过来一样。

  “他从醒了之后就是这个样子,开始的时候还和我说了两句,但是自从我说了他变成这样可能是他以前的同学造成的之后,他就不和我说话了,甚至不管我说什么,他都一个字不说。”孙健老婆实在忍不住了,背过身偷偷的擦眼泪。

  巍然倒是很想问,但是说实话,他和活人打交道是真的不太在行,他以前的工作都是和那些悚物,那些家伙根本就不需要人类的这一套。

  他不自觉又扭头看向了苏曼。

  苏曼上前两步,直接道:“知道宁姝吗?”

  听到宁姝两个字,孙健终于有了一点反应,眼珠子骨碌转到了苏曼的身上,但没有说话。

  苏曼注意着他的表情,继续道:“知道香水吗?”

  孙健的瞳孔明显的晃动了两下,也终于开口,声音沙哑,但情绪很激动:“我什么都不知道,我都忘了,谁也不知道,我不知道宁姝,不知道香水,都多少年过去了..”

  苏曼也不在意他说谎,继续问:“那在35班,你有和谁结过仇吗?”

  好长的沉默时间,孙健好像是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面,如果不是眼珠还转动,就好像死了一样。

  久久,他开口:“没有。”

  孙健老婆在后面忍不住又啰嗦了:“孙健,你要是知道什么的话,你就和警察同志说了吧,他们说你们班的同学好多遭遇了不测了,你这是命大活下来了,万一还有下次的话,你让我怎么活?”

  她可是孙健的枕边人,孙健有没有说谎,她一眼就能看出来,明明丈夫是有事瞒着的,她不懂,为什么在这种时候,他还要隐瞒,难不成,那事情比命还重要吗?

  她的话,让孙健的情绪再次波动了起来,“还有谁死了?”

  这个,她就不知道了,只能求救的看向巍然。

  “李壮飞,龙林..”巍然把最近几个遇害的都说了出来。

  他每说一个名字,孙健的表情就苍白一分。

  苏曼在最后补了一个,“宁姝,还有宁姝也死了。”

  她的这话刚说完,病房里面的仪器就滴滴滴的响了起来,孙健抽搐着,情况不太妙。

  医生很快就进来抢救了,最后人倒是给救回来了,就是又再次陷入了昏迷。

  他们回去的路上,巍然再次接到了电话。

  然后表情严肃的和苏曼道:“孙健死了。”

  “不是抢救过来了吗?”苏曼问。

  “是抢救过来了,但是回去病房之后没多一会儿又再次出现了问题,这次没抢救过来。”

  两人同时沉默了,好一会儿,苏曼再次开口问道:“你说,是什么原因会让一个人哪怕死也不肯开口?”

  她给巍然分析,“你也看到了,那个孙健明明什么都记得,我怀疑他甚至清楚他为什么会落到这个田地,可是他不想说。”

  而且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个香水,看来不是什么吴彩霞的自导自演,那个香水或许真的是一个突破口。”

  甚至都不用她提是什么香水,那个孙健就已经知道是什么事了,如果那个香水没有给他们带来什么深刻的回忆的话,那绝对是假话。

  可是一小瓶香水,怎么能和这么多人有关系?这个香水很流行?大家都很喜欢这个香味?

  苏曼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这个香水是不是宁姝用的?”

  他们那些人可能对宁姝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所以对这个香水的印象很深刻。

  “就算是宁姝用的,那为什么只寄给吴彩霞?你看寄给其他人的那些东西,包括你,收到的都是些什么?”巍然道,“难不成这个吴彩霞救过宁姝的命?”

  他一说出口,就自己又否认了,“她如果是个好人的话,她也不至于在收到这样一个东西之后吓疯了。”

  说完,巍然又叹了一口气,“这些人的胆子也没看有多大,但是嘴一个比一个硬。”

  说着,他视线不自主的移到了苏曼的身上,这里还有一个完全分不清是好是坏的女人,根本不知道她说的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

  如果苏曼不是受害者的话,他都怀疑她可能是来他这里套取线索的特工。

  他叹口气,“你说这些人到底对宁姝做了什么?”

  没听到苏曼的回答,他又小声的嘀咕,“也就时间太长了,如果是最近发生的,还没有这么难调查。”

  到了公寓楼下停下车,他再给同事打了一个电话,“对,你们查一下,五年前,向阳二中,那个宁姝有没有报过案。

  是,是,我知道很麻烦,辛苦你们了。”

  挂断了电话,听到身边的苏曼冷不丁的开口:“你说,如果凶手真的是宁姝的话,她的下一个目标是谁?”

  “下一个当然是你!”巍然觉得她在说废话,如果不是觉得下一个目标是苏曼的话,他来保护她做什么?

  “对,你说的很对,如果下一个目标是我的话,那我们停车的这个位置你再抬头看看,觉得会发生什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wp-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wp-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