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坦然相对[2]_寻秦记
笔趣阁 > 寻秦记 > 第五章坦然相对[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章坦然相对[2]

  br>两人齐吓了一跳,项少龙挪开碰搁在双峰之间的手臂,善柔则乘势走出房外。项少龙随在善柔背后,见到赵致捧着煮热了的酒和香气四溢的糕点,笑意盈盈登上楼来。

  善柔把一个几子移到小厅堂中间,项少龙见两女人比花娇,大动浪漫之情,把挂墙的油灯摘下,放在几心,俨如烛光晚会。

  三人围几而坐,赵致殷劝地为各人斟上热气腾升的醇酒,登时香气四溢。赵致再递上糕点,甜笑道:“董先生尝尝赵致的手势,趁热吃最好了。”

  项少龙记起尚未吃晚饭,忙把糕点送入嘴里,不知是否因饥肠辘辘,只觉美味无比,赞不绝口,赵致的笑容更明媚了。

  善柔吃了一小块便了下来,待项少龙大吃大喝一轮后,以出奇温和的口气道:“董先生可是已有定计?”

  项少龙知道若不抖露一手,善柔绝不肯相信他,淡淡道:“赵穆正密谋作反,你们知道吗?”

  两女面面相觑。

  善柔道:“你怎会知道,不是刚说赵穆要陷害你吗?”

  项少龙暗忖要骗这头雌老虎真不容易,故作从容道:“其中情况,异常复杂。”

  忽地皱起眉头,默然不语。

  两女大感奇怪,呆看着他。

  项少龙心中所想的是应否索性向她们揭露身份,既不用大费□舌,又免将来误会丛生。

  现在形势已非常明显,只凭善兰的关系,两女便不会出卖他们,何况这对姊妹花都对他大有情意,赵致更是同时爱上他两个不同的身分。

  善柔怀疑地道:“你是否仍在骗我们,所以一时不能自圆其说。”

  赵致道:“柔姊,董先生不是那种人的。”

  善柔怒道:“你让他自己解释。”

  项少龙猛然下了决定,只觉轻松无比,仰后翻倒,躺在地席上揉着肚皮道:u致致的糕点是天下间最可口的美食了。”

  善柔气道:“不要顾左右而言他,快回答我的问题。”

  项少龙两手摊开,伸展长腿,由几下穿了过去,刚好碰到善柔盘坐着的一对小腿。

  善柔移开嗔道:“再不答我便杀了你。”

  项少龙指着脖子道:“你拿剑架在这里,我才把真相说出来。”

  两姊妹对望一眼,都大感摸不着头脑,这人的行事总是出人意表,教人莫测高深。

  项少龙乘两女视线难及,先背转身,伏地撕下面具,才倏地坐了起来,若无其事地伸手拿起另一块糕点,大嚼起来。

  两女初时仍不为意,待到看清楚他时,都骇得尖叫起来。

  善柔往后退开,拔出匕首,回复了那似要择人而噬的雌豹恶样儿。

  赵致则目瞪口呆,不能相信地看着他。

  项少龙一膝曲起,支着手肘,悠闲自若地拿起酒杯,眯着眼懒洋洋地看着两女道:“我的确一直在骗你们,但应谅解我的苦衷吧!”

  赵致平复下来,代之而起是满脸红霞,直透耳根,垂头不胜娇羞地大嗔道:u项少龙,你害惨人了,赵致还有脸对着你吗?”

  项少龙当然明白她的意思,笑道:“放心吧!我绝不会□忌董匡的,更何况他尚未真对你做过什么坏事。”

  赵致又气又羞,说不出话来,但谁都看出她是芳心暗喜。

  善柔忽地娇笑起来,收起匕首,坐下来道:“你这人真厉害,整个邯郸的人都给你骗了。”

  项少龙又把面具戴上,回复了董匡的样子,两女惊叹不已。

  善柔向赵致道:“他这个样子似乎顺眼一点。”

  项少龙啼笑皆非,伸了个懒腰道:“现在不用怀疑我为何要杀赵穆了吧!不过我却觉得一剑把他干掉实太便宜他了,所以要把他活捉回咸阳受刑,希望两位姑娘不会反对。”

  两女均愕然望着他。

  项少龙道:“善兰被齐人当礼物般送了给吕不韦,幸好吕不韦转赠了给我,她和我的好兄弟滕翼一见钟情,已结成夫妇,非常恩爱。”转向赵致道:“今天连败李园两名手下的就是滕翼,现在你应明白他为何叫龙善了。”

  善柔喃喃念着“一见钟情”,显是觉得这词语新鲜动人。

  赵致恍然,又垂下螓首道:“荆俊在那里?”

  项少龙为荆俊燃起了一丝希望,诚恳地道:“致姑娘是否对我这兄弟很有好感呢?”

  赵致吓得抬起头来,怕项少龙误会似的脱口道:“不!人家只是当他是个爱玩的顽童吧了!但他是个很热心的人哩!”

  项少龙的心沉了下去,亦知爱情无法勉强,荆俊只好死了这条心。

  善柔知他是项少龙后,大感兴趣,不住看着他道:“下一步该怎样走呢?”

  项少龙扼要把形势说了出来,道:“赵穆、田单二人我们只能选择其一,柔姑娘刚才拣了赵穆,我们便以此为目标,只要迫得赵穆真的作反,我们就有机会把他擒离邯郸了。”

  赵致已没有那么害羞了,欣然道:“我们姊妹可以负责些什么呢?”

  项少龙心中一动,说出了田贞的事,道:“致姑娘可否代我联络她,好令她安心。由今天开始,若非必要,便不要来找我,我会使荆俊和你们联络。”

  两女同时露出失望神色。

  善柔倔强地道:“没有人见过我,不若你设法把我安排在身边,好和你共同策力。”

  项少龙大感头痛,道:“这可能会惹起怀疑,让我想想好吗?”

  善柔泠泠道:“若两天内不见你回覆,我便扮作你的夫人,到邯郸来找你。”项少龙失声道:“什么?”

  善柔傲然仰起俏脸,撒野道:“听不到就算了!”

  赵致楚楚可怜地道:“那人家又怎办呢?”

  项少龙此时悔之已晚,苦笑着站了起来,无奈地耸肩道:“给点时间我想想吧!”

  赵致骇然道:“你要到那里去?”

  这回轮到项少龙大奇道:“自然是回家哪!”

  善柔泠哼道:“不解温柔的男人,致致是想你留下陪她共渡春宵呀!还在装糊涂。”

  善柔长身而起,往房间走去,到了帘前,才停步转身,倚着房门道:“我的房就在隔壁,只有这道帘子隔着房门,若你不怕吃刀子,就过来找我善柔吧!”

  言罢“噗哧”娇笑,俏脸微红的掀帘溜了进去。

  项少龙看着霞烧玉颊,差不自胜的赵致,禁不住色心大动,暗忖事已至此,自己也不用客气,何况赵致身世凄凉,爱情方面又不如意,自己岂无怜惜之意。

  横竖这时代谁不是三妻四妾,歌姬成群,只要你情我愿,谁可怪我。不过又想到在此留宿有点不妥,轻轻道:“随我回去好吗?”

  赵致羞得额头差点藏在胸脯里,微一点头。

  无限温馨涌上心头。

  项少龙朝善柔的香闺唤道:“致致随我回去,姊姊有何打算?”

  善柔的声音传来道:“人家很困,你们去吧!记得你只有两天时间为我安排。”

  项少龙摇头失笑,挽着赵致下楼去了

  [畅想中文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wp-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wp-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