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峡口遇袭_寻秦记
笔趣阁 > 寻秦记 > 第一章峡口遇袭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章峡口遇袭

  项少龙和龙阳君并骑出城,前后四周均是护驾高手。

  自传出他项少龙即将前来邯郸的消息后,赵都原本已拉了的气氛,更如拽满了的弓弦,迫得人透不过气来。

  虽然人人摩拳擦掌,看似胸有成竹。其实人人自危,都怕成为遭到不幸的一个。

  于此亦可见自己建立了“崇高”的声誉,无人敢轻忽视之。

  龙阳君策马挨近了他少许,道:“为何不见贵仆龙善呢?”

  项少龙暗赞龙阳君细心。

  在这兵凶战危,人人防备的非常时刻,换了是任何权贵,若有滕翼这种高手,必会要他十二个时辰贴身保护,所以项少龙出门都不把他带在身旁,实在不合常理。

  他微笑道:“内子还是第一趟来到大城市,购物兴浓,没有人陪着总是不太妥当的。”

  龙阳君只是随口问问,并非起了疑心,改变话题道:“李园视董兄为头号情敌,实在是弄错了目标,教人发噱。”

  项少龙奇道:“君上何有此言?”

  龙阳君微笑道:“纪嫣然真正看上的人是项少龙。唉!嫣然自己或者没有察觉,她看少龙的眼神与看其他人时有着很大的分别。在那时她可能仍未知爱上了项少龙,但我已肯定地知道了。”

  项少龙心中暗懔,这龙阳君确是个有敏锐观察力的人,一不小心便会给他由眉梢眼角看破玄虚,自己真要打醒十二个精神才好。阳君冷哼一声道:“我才不信纪嫣然和项少龙之间没有密约,只要盯紧纪嫣然,终可由她身上把项少龙挖出来。”

  项少龙皱眉道:“君上不是要对付纪才女吧?”

  龙阳君叹了一口气道:“我一直视她为红颜知己,她投向项少龙亦是自然不过的一回事。董先生尚未见过项少龙,这人确是不世的人材,无论谈吐见地和襟胸气概均独特出众,本人若非与他站在对敌的立场,招揽他还来不及,但现在却必须不择手段,务要把他杀死。”

  项少龙故意试探道:“我虽然自知没有得到纪才女的希望,可是却也觉得她颇看得起我老董。嘿!凭君上的眼光,她看我的目光比之看项少龙如何呢?”

  龙阳君点头道:“她的确很看得起你,问题在她是个相当死心眼的人,绝不会像赵雅般见异思迁,项少龙有先入主的优势,你和李园只好死了这条心了。”

  项少龙笑道:“事情看来还未绝望,有君上这么厉害的人对付项少龙,他能活的日子应屈指可数了。那时纪才女不是要再行挑选对像吗?”

  龙阳君苦笑道:“事实早证明了所有低估项少龙的人,最后都饮恨收场。无论赵人如何布置,我仍深信项少龙有神不知鬼不觉潜入邯郸的本领。以吕不韦和项少龙的狡猾,怎会任由行踪给秦国的敌对派系□露出来,其中定是有诈。”

  项少龙背椎生寒,直冲脑际。

  他愈来愈发觉龙阳君这人不简单,难怪能成为信陵君的劲敌。

  现身在邯郸的诸国权臣中,除田单这重量级人物外,就要数这不形于外的龙阳君了。

  不过他的弱点就是:嘿!似乎“爱上”了自己,所以推心置腹,希望赢取他项少龙的好感。

  我的天!这是如何一塌糊涂,错综复杂的一回事!这时人马远离邯郸城郭,沿着官道往藏军谷驰去。两旁山野秋意肃杀,树木枝叶凋零。

  龙阳君的亲随都似有种到城郊来活动筋骨,轻松一下的意味。龙阳君见项少龙沉吟不语,知他正在思索和消化自己的说话,欣然续道:“项少龙最重要的仇人有三个,就是孝成王、赵穆和郭纵,一天项少龙仍在,他们三人恐怕难以安枕。”

  项少龙忽地涌起不安的感觉。

  这是一个职业军人的警觉,并不需要什么实在的理由。

  这时人马正要进入一道藏军谷必经的窄长山峡,四周尽是茂密昏暗的雨林,若有人要偷袭,这□实是个理想的地方。

  项少龙倏地把马勒定。

  龙阳君冲前了十多步后,才勒马走回头来奇道:“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其他人见龙阳君立马停定,都停了下来。

  项少龙望着前方山峡的入口,皱眉道:“项少龙与君上是否亦有过节呢?”

  龙阳君微感愕然,转马头,循他目光望往峡道的入口,向手下喝道:“给我开道!”当下驰出十多人,朝峡口冲去。

  那些人的盾牌仍挂在马侧处,显然谁也不相信峡道内隐藏着敌人。

  项人龙也大惑不解,有谁要对付龙阳君呢?难道只是自己神经过敏,摆了个大乌龙。

  龙阳君轻松地看着手下驰进峡谷去,微笑道:“项少龙若来对付我,就真是本末倒置了。而且他怎知我今天会到藏军谷去呢?”项少龙那种不妥的感觉愈趋强烈。

  自依墨氏补遗的静养法修炼后,他的第六感觉便灵敏多了,屡次助他逃过大难,否则可能已饮恨于咸阳街头了。

  秋阳虽挂在天边,可是他心中却充满寒意。

  龙阳君忽道:“董生想清楚了本君那天的说话了吗?”

  项少龙大感头痛,岔开话题道:“为何贵侍们仍未回来呢?”话犹未已,啼声传来,龙阳君其中一名手下出现峡口处,遥遥向着他们打出一切无恙的手势。

  项少龙颇感尴尬,暗忖自己杯弓蛇影,太多疑了。

  反是龙阳君安慰他道:“小心点总是好的!本君对董先生的小心谨慎非常欣赏。”

  人马续往狭谷开去。

  龙阳君以他那“娇柔”的甜腻语调道:“先生有否想过纵横战场,创一番男儿的不朽事业呢?”

  项少龙暗叫厉害,此人确有一般人所久缺的灵锐,看出自己并非只是甘心一辈子养马的人,故另入说词。

  此时离峡口只有百多步的距离,项少龙忽然又感觉出有某种危机,但却只是隐隐捕捉到点模糊的影子,并不具体。

  随口答道:“我除了养马外,对兵法一窍不通,拚拚蛮力或尚可将就怎能统领三军,驰骋沙场?”

  龙阳君娇笑道:“先生不用自谦,只看贵属训练有素悍不畏死,便知先生是天生将材,否则田单那会如此顾忌你。”

  现在离峡口只有五十步的远近,先头部队已开始进入峡口。

  一个念头电光石火般掠过项少龙脑海,抽□勒马,狂叫道:“快掉头!”他终于想到不妥的原因。

  刚才龙阳君那个回转来表示可安全通过的手下,打完招呼后便立即匆匆返回峡道□,实是于理不合,因为峡内已有十多名龙阳君的亲卫;作为开路部队,自应扼守着首尾两端和峡道内各个重要战略性据点,好待龙阳君通过,才可撤走。否则若有敌人由两旁拥出,封死峡口,他们岂非给困死峡道内。项少龙本亦不会因龙阳君那手下一时疏忽而起疑,但因早生警戒,所以才想到对方会有如此做作是免了处身于埋伏的敌人和他们队伍中间的险地,才要匆匆避入峡道□。

  此时龙阳君和四周的手下们都皱起眉头,觉得他疑神疑鬼得太过份了。

  前头的几个人竟不理他警告,自行驰进峡道□。

  龙阳君礼貌上勉强勒马停下,正要说话时,惨叫声隐隐由峡道内传了出来。

  众人色变时,峡内涌出无数敌人,人人手持弩箭,弓弦响处,前方十多人猝不乃防,倒栽着下马。

  同一时间杀声四起。

  两旁茂密的树林中伏兵冲出,一时间四周尽是如狼似虎的敌人。

  这些人全是平民服饰,骤眼看去至少有数百人之众,龙阳君的手下亲随,虽无不是身经百战的精锐,但敌众我寡,弩箭的威力更是难挡,尚未有机会作反抗时早溃不成军,乱成一片。

  项少龙矮身避过两枝弩箭,但下面坐骑一声惨嘶,跳起前蹄。

  他连看看战马何处中箭的时间也没有,双脚猛蹴鞍蹬,侧身离开马背,扑往身旁的龙阳君,揽着他的腰飞跃下马,落到路旁草丛时,龙阳君的座骑早颓然倒地,浑体插满了劲箭。

  龙阳君自是敌人的首要目标。

  他的头号手下焦旭和尚未受伤的亲卫亦滚下马来,抢过来保护龙阳君。

  龙阳君想跳起来抗敌时,项少龙搂着他直滚入树林□,四周虽刀光剑影,全是喊杀之声,但受树木所隔,敌人又射过了第一轮的弩箭,匆忙间未及重行装上弩箭,正是逃命的好时机。

  剑风扑面而来。

  项少龙背靠草地,飞起两脚,重重撑在敌人下阴要害处。

  那两人惨叫声中,抛跌开去,撞倒了另三个扑来的敌人。

  “锵!”项少龙长剑出鞘,又有两人溅血倒地。

  当他跳起来时,龙阳君惊魂甫定,拔剑以腰力弹起,一声“娇叱”,剑若游龙,扑上来的敌人登时又有两个仆跌一旁。

  焦旭等十多人此时且战且退,来到树林之内,护着他们。

  项少龙只见四方八面全是敌人,知道不妙,迅快地作出对敌人包围网虚实的判断,狂喝道:“随我来!”血浪展出重重剑影,一马当先冲进林□。

  他剑势凌厉,膂力惊人,兼之在林木间敌人又难发挥以众凌寡的威力,真是挡者披靡。

  “当!”一名敌人竟被他连人带剑劈得飞跌开去,吓得本要扑上来的其他人也立时退避。

  不过这只是昙花一现的好景,随着后援开到,无数敌人再拥扑而至。

  项少龙进入墨氏守心之法□,沉着气领着龙阳君等,连杀了七八个敌人,深进密林之内。

  项少龙趁隙看了龙阳等一眼。

  此时剩下来的随从除焦旭外只有七个人,人人浴血受伤,形势危殆。

  但敌人仍是潮水般涌上来。

  龙阳君虽奋勇拒敌,但亦已浑身鲜血,只不知那些是由他身上流出来,那些是由敌人处溅上他的衣服去。

  右后肩一阵火辣。

  项少龙狂喝一声,反手一剑,透入了偷袭者小腹去,接着健腕一抖,架着了由左侧劈来的一剑,趁对方退闪时,就在这刹那间的空隙连消带打,运剑猛刺,硬插进敌人胸膛□。

  敌人见他如此强横,都退了开去,使他倏忽间深进了数丈。

  “砰!”龙阳君一个跄踉,撞在他背上,显然又中了敌人毒手。

  项少龙君大喝道:“不要理我!”挥剑杀了另一个扑来的敌人。

  “呀!”己方有一人重伤倒地,形势危殆之极。

  项少龙血浪剑有若闪电般掣动一下,倏忽间再有一敌倒地毙命,猛扯龙阳君,同时向焦旭等喝道:“随我来!”硬撞进左方的敌人□,重重剑浪,迫得敌人纷纷退避。

  在这等浴血苦战的时刻中,项少龙展现出□本身

  [畅想中文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wp-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wp-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