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似迎还拒[2]_寻秦记
笔趣阁 > 寻秦记 > 第三章似迎还拒[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章似迎还拒[2]

  >与滕翼回到行府时,乌果迎上来道:u雅夫人来了,正和两位夫人闲聊着。”

  项少龙向滕翼打个眼色,后者会意,拉着乌果到一旁说话。

  进入内堂,三女正坐在一角,喁喁细语,项少龙心中大奇,暗忖善柔为何这么好相与时,侍立一旁的田贞田凤齐声叫道:“董爷回来了!”

  三女不约而同往他瞧来,露出笑容,仿若鲜花盛放,加上姿容绝不逊色于她们的田氏姊妹,教他看得目眩神迷,不知身处何乡。

  赵雅笑道:“雅儿带了些饰物来送给柔姊,致致和小贞小凤,她们都很喜欢哩!”

  项少龙心叫原来如此,来到她们旁边坐下。

  田贞过来道:“董爷!可以开饭了吗?”

  项少龙点头道:“我正饿得要命,小俊那里去了。”

  赵致道:“他今早到了牧场,现在还未回来。”

  项少龙站起来,道:“雅儿!我有话要和你说。”

  善柔不悦道:“你当我们是外人吗?有什么要左瞒右瞒的?”

  项少龙心中不喜,剑眉才皱起来时,善柔“噗哧”娇笑,拉着赵致站起来道:“不要那么认真,人家只是说笑吧了!”横他一眼后和妹子到小几处研究刚到手的饰物珍玩,喜气洋洋。

  项少龙啼笑皆非,坐下摇头苦笑道:u野马到底都仍是野马!”

  赵雅道:“我也有话想和你说,刚才王兄找我进宫,问我可否完全信任你。我答他道:董匡怎也比郭开可信吧!”

  项少龙好奇心起,问道:“他有什么反应?”

  赵雅道:“他开始时很不高兴,但当人家是谁舍命救回龙阳君?谁为他寻回鲁公秘录时?他便哑口无言了。”

  项少龙记起晶王后,顺口问道:“郭开是否和晶王后有上私情呢?”

  赵雅微感愕然,道:“这个我倒不知道,似乎不大可能吧!这女人一向对男女之情非常淡薄,在我记忆中她只和信陵君及赵穆有过暧昧的关系,你是那处听来的。”

  项少龙不答反问道:“孝成真不过问她的事吗?”

  赵雅道:“王兄最紧要王后不去烦他,只要她不张扬其事,王兄乐得自由自在,那还有空管她。唉!王兄还有点怕她呢!你还未告诉人家消息从何而来哩!”

  项少龙道:“是龙阳君告诉我的,照理他不会骗我这救命恩人吧。”

  赵雅愕然片晌,接着脸色凝重起来道:“若我猜得不错,郭开定曾找过龙阳君,探听他的口气,看看有起事来时,魏国肯否支持那个女人,所以龙阳君才有这推断。”

  项少龙心中一懔道:“这是否说晶王后和郭开另有阴谋呢?”

  赵雅苦恼地道:“王兄的健康每况愈下,现在谁不各怀鬼胎,为自己筹谋,有时连我都弄不清谁与谁是一党,更不用说你了。”

  善柔的呼唤声传来道:“快来吃饭吧!饭菜都冷了。”

  赵雅站起身道:“你要小心点赵穆,这奸贼最擅用毒,手法更是千奇百怪,给他害了都不知道的。”

  项少龙长身而起,一把将她搂入怀里,凑在她耳旁道:“雅儿有没有方法在龙阳君的饯别宴前先离开赵境,迟些我脱身后与你会合,那我在安排退路时就灵活多了。”

  赵雅芳躯一震,咬着唇皮,低垂螓首轻轻道:“给点时间人家想想好吗?”

  项少龙不忍迫她,点头同意,拉着她来到矮几旁,席地坐下时,滕翼进来向他打了个诸事妥当的手势才坐到他对面。

  田贞此时正要给项少龙斟酒,后者道:“今晚我不喝酒。”

  善柔看了他一眼,露出注意的神色。

  项少龙伸手抄着田贞的小蛮腰,道:u贞儿熟悉赵穆的卧客轩吗?”

  田贞乖乖的跪了下来,点头表示知道。

  项少龙问道:“轩内有什么地方可藏起一叠帛书那样大小的东西呢?”

  田贞苦思片刻后道:“那处放的都是别人送给那奸贼的珍玩礼物,宗卷文件不放在那里的。”

  田凤接口道:“那处连柜都没有一个,不过我们离开这么久了,会否不同就不知道了。”

  赵雅担心地道:“你想到那里偷看那批效忠书吗?现在赵穆有若惊弓之鸟,晚间以恶犬巡逻,不要去好吗?”

  滕翼道:“府内定有地下秘道和密室那类的设置,你们知道吗?”

  赵雅等均茫然摇头。

  田凤忽地娇呼一声,道:“我记起了,府内主要的建筑物,都有储存兵器箭矢的地牢,但卧客轩是否有这个地牢,小婢却不清楚了。”

  众人听得与秘道无关,刚燃起的希望又熄灭下来。

  善柔冷笑道:“就算知道秘道的出口在那里又怎样,若我是赵穆,必使人把守地道,再加以铜管监听,就算有苍蝇飞进也知道得一清二楚呢。”

  赵致笑道:“少龙快请教柔姊,看她上趟用什么方法进出侯府吧!”

  众人愕然,想起善柔确曾潜进侯府行刺赵穆,事后安然逃了出来。

  善柔嘟起有性格的小嘴不屑道:“人家英雄盖世,独行独断,那用我这种女子帮忙呢?横竖我善柔没有份参与人家的壮举,不若省回一口气,好好睡他一觉。”

  赵雅首先忍不住笑道:“好柔姊,看你那怨气冲天的样儿,我们的董爷今晚怎可没你照顾他呢?柔姊不要多心了。”转向项少龙打个眼色道:“是吗!大爷!”

  项少龙无奈苦笑道:“当然!请柔大姑娘带我这孤苦无依的小兵卒到侯府内玩耍一下吧。”

  善柔化嗔善怨为兴奋,横他一眼道:u是来求我哩!不要装成被迫的样子,虽然设计那些偷鸡摸狗装备的本领我差你一点点,但若论入屋杀人的勾当,当今之世谁及得上我善柔,否则田单就不须步步为营了。”

  赵致色变道:“柔姊啊!现在不是入屋杀人哩!”

  善柔不耐烦道:“这只是个比喻。”站起来道:“我要去准备一下。”欲离去时,见到项少仍呆看着她,叱道:“还不滚去换上装备,我还要给你穿上特水衣哩!”

  不理仍是目定口呆地看着她的客人,迳自回房去了。

  [畅想中文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wp-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wp-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