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侯爷赵穆[2]_寻秦记
笔趣阁 > 寻秦记 > 第一章侯爷赵穆[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章侯爷赵穆[2]

  只是大王受他纸上谈兵的漂亮言辞所惑,一意孤行吧。”

  项少龙不解道:“为何赵奢会这么小黥他的儿子呢?”

  陶方叹道:“因为赵奢看穿了他的宝贝儿子过于自负才智,不听人言,只尚空言放论,刚愎自用。说是没有人说得过他,但打他却打不过人家。”

  接着愤怨地道:“长平一役,他占尽地势补给之利,而先前的指挥廉颇又以逸代劳,弄得秦人的远征军粮乏兵疲。岂知他一到便下令全军空城而出,又仓猝深入敌阵,结果不但被秦人反攻迫回城内,又给截断了补给线,个多月便粮绝城破,被秦将白起干出了有史以来最残酷的大屠杀。大王对此事实难辞其咎,若非他以赵括换廉颇,何来此事。”接着放低声音道:“应元大少爷就因此事,对大王心淡,现在少龙明白了吗?”

  项少龙知道陶方已受到乌应元的指示,对他推心置腹,问道:“陶公为何忽然提起巨鹿侯赵穆?”

  陶方沉声道:“因为他昨晚曾和连晋一起来到别馆,天明后才离去,而以红绳虐杀美女,正是他许多嗜好的其中一个,早有不少先例。”

  项少龙剧震道:“什么?”

  陶方道:“千万不要激动,更不可轻举妄动,否则徒招杀身之祸。他虽一向不管赵雅的事,可是赵雅破天荒两次留你过夜,必招他之妒。经连晋这最懂借刀杀人的奸贼唆摆献计,才有这事发生。所以明晚之会,连晋有他撑腰,必会全力把你杀死。但若你杀死连晋,却会给他摆布大王治你以罪,这情况我和大少爷商量后,才决定向你说个清楚。”

  项少龙再次渴望着手内有一挺重机枪,可惜只是一把木剑,有起事来连乌氏都帮不上忙,更不要说乌应元和陶方。

  陶方劝道:“这两天最好少点出门,若能击败连晋,取得大王的信任,赵穆或会改变对你的态度,到时大少爷会另有大计,但一切都必须等到比武后才能说。”

  项少龙嘴角逸出一丝冷酷的笑意道:“我知道怎样做的了。”

  陶方看得心中一寒,提醒他道:“你见到赵穆时,表面须装作若无其事,这人心胸狭窄,你若开罪了他,定会招来报复。”

  项少龙心中苦笑,这是个怎么样的世界了。

  回到房内时,乌廷芳等得嘴也嘟长了。

  项少龙心痛舒儿之死,没有心情和她亲热,和她说了一会心事话儿后道:“假若有一天我要离开赵国,芳儿肯否抛却一切,和我远走高飞?”

  乌廷芳一呆道:“那爹和娘呢?”

  项少龙道:“先不要想他们的问题,我只问你自己的想法。”

  乌廷芳显然并不惯于有自己的想法,迟疑了一会才道:“人家当然要跟着你,可是那要不影响爹和娘才行。”

  项少龙明白地道:“这个当然,我怎会只顾自己,不顾你的父母家庭。”

  乌廷芳欣然移了过来,投入他怀里,仰起可爱的小嘴道:“少龙!亲人家好吗?”她初尝滋味,自是乐此不疲。

  项少龙无法可施,何况这又不是什么痛苦的事,搂着她吻了起来。

  不片晌乌廷芳已娇躯扭动,脸红如火,还主动爱抚他的虎背。

  项少龙想起要保留体力,暗暗心惊,离开了她的小甜嘴,软硬兼施,又吓又哄,把她迫回家去。

  陶方早和一众武士在大门牵马等她,见项少龙把她送出门来,松了一囗气。

  舒儿和素女两件事后,再没有人敢对与项少龙亲密的女人掉以轻心。乌廷芳的身分虽与惨死的二女大不相同,但谁也没有把握同样的事不会发生在她身上。而那后果是没有人承担得起的。

  上马前,乌廷芳拉着项少龙道:“明晚才可以见你了,爷爷答应了带我入宫看你们的比武,你千万不要输!”

  正要登骑,连晋由别馆走了出来,大叫道:“孙小姐请留步!”

  仇人见面,份外眼红。

  但项少龙已经定了策略,一点不把内心的感觉流露出来,还移到一旁,观看乌廷芳对这前度男友的反应。

  连晋眼尾都不向项少龙和陶方等人,大步来到乌廷芳前。

  乌廷芳偷看了项少龙一眼,有点手足无措地道:“连大哥!我要赶着回家了。”

  连晋深深望着她,脸上泛起一个凡女人见到都会觉得迷人的笑容,柔声道:“那就让大哥送你一程吧!”

  乌廷芳吃了一惊,偷看了木无表情的项少龙一眼后摇头道:“不用了!陶公会送我回去。”

  连晋仰天一笑,不屑地环扫了项少龙、陶方等人一眼,哂道:“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他们有何资格保护孙小姐。”

  陶方和十多名武士一起勃然色变,脸上那挂得住,反是项少龙冷静如常,不透露心中的怒火,只是冷眼旁观。

  陶方怒道:“连晋你说话最好检点些。”

  乌廷芳以前对陶方亦不大客气,可是因着项少龙的关系,爱屋及乌,道:“你怎可这样说话,快回去,我不要你送。”

  连晋斜眼望向项少龙,冷笑一声向乌廷芳道:“孙小姐难道忘了我们的山盟海誓吗?”

  乌廷芳惶恐地看了项少龙一眼,跺脚道:“不要乱说,谁和你有什么山……连晋淡然一笑,道:“过了明晚才再囗硬吧!”胸有成竹地向项少龙道:“走着瞧吧!现在连雅夫人都护不住你了。”言罢扬长而去。

  乌廷芳那受过这般侮辱,大叫道:“我要告诉爷爷。”

  连晋只以狂笑回应,竟连乌氏都不在意似的。

  项少龙和陶方交换了一个眼色,都大感不妥。

  难道赵穆真会为他撑腰,否则他怎会如此嚣张呢?

  项少龙刚返屋内,便有下人来报,雅夫人派了马车来接他去。

  项少龙想起她今早的事,便心头火起,一囗回绝了。

  吃过晚饭后,他又再次研习墨子剑法,愈觉其博大精深,妙着无穷,能把人类的体能推展至极限。

  沉醉间,雅夫人竟芳驾亲临。

  项少龙漠然不理,直到她挨入怀里,才皱眉道:“你还来干什么?”

  雅夫人凄然道:“少龙!对不起。”

  项少龙还要说话,颈项处像给毒蚊般叮了一囗,骇然往她望去,只见她纤指捏着一根幼针,尖锋处闪着奇异的绿色光泽,神智一阵迷糊,昏迷了过去。

  [畅想中文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wp-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wp-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