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利益结合[2]_寻秦记
笔趣阁 > 寻秦记 > 第一章利益结合[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章利益结合[2]

  缪毒的力量太过单薄,而会在以后不顾一切为他争取更大的权力。”

  王齿哂道:“无论她如何力争,总轮不到他去当大将军,能有多大作为呢?”

  小盘长身而起,众人慌忙肃立躬身。

  小盘意气飞扬道:“寡人立即去主持春宴,项太傅可带一队禁卫,去把太后和那假阉宦护送来宫,参与春宴。今次就算他气数未尽好了。”

  接着冷哼一声,迳自去了。

  众人忙追随左右。

  项少龙想起要去见朱姬,立感头痛。

  谁想得到忽然会节外生枝。希望自己“放大假”的计划,不要因此而被打乱就谢天谢地了。

  项少龙领着十八铁卫和小盘最精锐的其中一个五十人组成的禁卫兵团,风驰电掣来到甘泉宫外,一队都卫横里杀出,拦着去路。

  项少龙早知管中邪会着手下包围甘泉宫,拔出百战宝刀,大喝道:“谁敢阻我项少龙。”

  铁卫禁卫一声呐喊,掣出盾牌、弩弓、长矛,组成阵势,把项少龙护在正中,弓矛前指,疾冲过去。

  那些都卫那敢反杭,鸡飞狗走,散往两旁。

  甘泉宫的吊桥升了起来,宫门紧闭。

  项少龙等来到护着宫城的小河旁,勒马停定。

  管中邪领着许商和五、六十名都卫迎了上来,前者冷然道:“项统领不是去了参加春宴吗?”

  项少龙想起国兴,恨不得一刀把他杀掉,待他来到近处勒马停下,才微笑道:“假若项某向管大人发出飞针,不知管大人有多少成把握可以避过呢?”

  管中邪和许商同时色变,目光落在他故意垂贴马身的右手去,前者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项统领说笑了,卑职当然是只有受死的份儿。”

  项少龙淡淡道:“两位最好不要妄动,我项少龙更非说笑,你们这样把甘泉宫团团包围,已犯了冒犯太后的大罪,我若要把你们处决,谁敢说我做得不对。”

  许商回复冷静,从容道:“项大将军误会了,我们只是奉仲父之命来保护太后吧了!”

  项少龙装作恍然道:“原来如此,那你们给我立即撤走,这保护之责,就交给本大将军好了。”

  管中邪闪过怒容,垂头道:“谨遵大将军之命。”

  大喝道:“全部撤走!”

  一扭马头,转身驰去。

  蹄声骤起。

  瞬眼间所有都卫走得一干二净。

  项少龙朝甘泉宫门叫道:“缪大人请放下吊桥。”

  轧轧声中,吊桥降下。

  项少龙嘱众人收起武器,带头昂然驰入宫内。

  才进宫门,缪毒和韩竭、令齐、缪肆等迎了过来,人人全副武装。

  项少龙跳下马来,伸手与缪毒相握,笑道:“缪大人请恕少龙来迟之罪,太后是否受惊了。”

  缪毒现出感激神色,低声道:“这事……”

  项少龙着手下在广场等候,搭着缪毒肩头,朝主殿走去,轻松地道:“我知道了邱日升的事后,立即进宫见驾,力陈邱日升勾通外人行刺储君之事,绝对与缪大人无关,储君才知错怪大人,命我立即来接太后和缪大人入宫参与春宴。”

  缪毒剧震道:“少龙真够朋友,我缪毒必不会忘记,唉!我真不知邱日升为何竟会做出这种蠢事来,这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项少龙低笑道:“对他当然大有好处,对杜壁和蒲鹄更是大大有好处,只是缪兄就半分好处都没有了。”

  缪毒恍然大悟道:“这天杀的狗种,被人捉了还想要陷害我。”

  两人此时步入殿内,只见朱姬立在殿心,俏脸含霜,凤目生威,狠狠盯着项少龙,似要把怨气全发泄在他身上。

  项少龙拜倒地上,行了君臣之礼,朗声道:“项少龙奉储君之命,特来迎接太后到王宫主持春宴。”

  朱姬冷笑道:“那忤逆子还记得我吗?”

  缪毒吓了一跳,赔笑道:“太后……”

  朱姬冷喝道:“不用你插嘴!”

  缪毒大感尴尬,同时噤若寒蝉,再不敢搭嘴,垂首立在一旁。

  项少龙站了起来,微微一笑道:“太后误会储君了。他是刚知此事,才派出微臣和禁卫到来迎驾。”

  朱姬仍下不了这口气,光火道:“项少龙你身为都骑统领,见到有人斗胆包围哀家的甘泉宫,竟不把这些人当场拿着,还有脸来见哀家吗?”

  项少龙深深看进她眼内,苦笑道:“太后也不是第一天认识吕不韦吧?

  太后若定要怪储君和我项少龙,岂非亲者痛仇者快吗?若太后连缪大人和小臣都不信任,还可相信什么人呢?”

  缪毒忙道:“是的!少龙确是微臣肝胆相照的朋友。”

  朱姬愕然半晌,幽幽地啾了项少龙一眼后,好像在说我总是斗不过你的那模样,才又凄然道:“是的!哀家可以信赖的人愈来愈少了,不过哀家再没有赴宴的心情,你和缪奉常去吧!但我却要你立誓保证奉常的安全。”

  项少龙断然道:“少龙敢以项上人头担保储君已明白邱日升一事与缪大人绝无关系。但少龙仍要恳请太后入宫赴宴,否则只徒教卑鄙小人暗中得意,以为成功损害了太后和储君间的和谐关系。”

  朱姬嘲弄地道:“和谐关系,唉!不过哀家也好应和王儿详谈一下。”

  项少龙催促道:“请太后起驾!”

  朱姬犹豫半晌,再叹了一口气道:“少龙你陪我坐车上,哀家有些话要问你。”

  项少龙偷眼往缪毒望去,只见他垂下头去,而妒忌之色,则难以遮掩的一闪即逝。

  不由心中叹息。

  缪毒你的心胸实在太窄了,怎能办大事呢?

  连我这救命恩人你亦这样对待,可知你的本性是多么要不得了。

  [畅想中文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wp-az.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wp-a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